環境治理技術

時間:2019-06-24 15:47:13

治理技術

從最初的擴散稀釋、水洗,發展到傳統的吸附、焚燒、化學吸收,直至新興的生物脫臭、光催化氧化、臭氧氧化、等離子體分解等除臭技術,惡臭的治理不外乎是借助于物理、化學、生物手段,或其聯合工藝,通過稀釋中和、吸收轉化或生物降解等過程,減輕或消除之。


惡臭的常規防治技術各有其優勢和局限。物理法只適宜處理低濃度、范圍小的惡臭,且成本較高;化學法除臭不持久,除臭設施投資和運行費用高;生物法雖成本低廉,效果好,但菌種的篩選培養較為困難,見效稍慢。


因此,應根據填埋場惡臭的特性、強度和除臭要求等,選用合適的治理技術,或采取聯合工藝,以最大程度地降低惡臭,減少污染。


垃圾場

我國城市生活垃圾年清運量約為1.4億噸,除了少部分焚燒、堆肥或回收利用外,其余70%以上被運送到填埋場進行處置。垃圾在填埋場的存放、裝卸、平鋪、壓實等過程中,由于其中有機物的腐爛分解,不可避免將產生惡臭污染。


惡臭氣體按其組成可分成5類:①含硫化合物,如H2S、SO2、硫醇、硫醚等;②含氮化合物,如氨氣、胺類、酰胺、吲哚等;③鹵素及衍生物,如氯氣、鹵代烴等;④烴類及芳香烴;⑤含氧有機物,如醇、酚、醛、酮、有機酸等。


惡臭既會嚴重危害人類健康,又將產生二次污染,因此在填埋場的選址、運行和封場等過程中均應被單列考慮。特別是在填埋場運行過程中,因其產生量大、持續時間長、影響范圍廣等特點,已引起人們的廣泛關注。


制度漏洞

環保工作雖然越來越重要,但中國的整個環保體系的運作流程和十幾年前相比并沒有什么根本性的變化。


春節假期剛一結束,國家環??偩直氵B發兩道金牌,先是通報重大突發環境事件,接著在次日,環??偩钟珠_始全面排查新建化工項目,少帥潘岳高調要求全力消除環境隱患、推行規劃環評、防止松花江事件重演。


在國家計劃委員會改名為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之前,跑環??诘挠浾?,肯定不象今天這樣動輒便能發出頭條新聞。畢竟,在計劃經濟當道時,一紙命令直接就可以讓項目或?;蛩?,根本無需采用環保測評這樣間接婉約的手段。


早有分析人士認為,隨著中央對地方經濟調控方式的改變,嚴格執行環保程序成為中央地方博弈時,中央政府組合拳中較有力的一個套路。


但環保風暴也有自己的問題要解決,那就是在保持其堅硬力度的同時,能否更加常規化程序化而不要演變成一場運動。


按照日本制度經濟學學者青木昌彥的理論,轉軌經濟中存在歷史的路徑依賴,簡而言之,在制度轉軌過程中,盡管出現了新的制度,但在新制度框架中,仍難免有相當一部份是由其經濟的歷史條件所規定下來的。


把這個理論放在屢屢刮起的環保風暴中來套,那就是環保工作雖然越來越重要。


舉個例子,上個月,我去粵北山區采訪北江污染一事,當地的環保部門工作人員,也向我講述了他們的難處,作為山區縣,經濟落后,只能吸引一些被珠三角淘汰的污染型企業,于是,地方財政來自于這些污染企業所帶來的收入,而地方環保人員的工資又全部由地方財政解決。由于制度設計存在缺陷,受多方因素左右,環保工作的艱巨重擔,又只好落在了輕飄飄的官員自身道德建設上了。


多年以前,我也曾以企業代表的身份參與過項目落地工作,因為投資上億,便有來自中央的環保官員拿來材料讓我們去填,我記得其中有一份材料叫做《當地居民對此項目的意見調查》,大概有一百多份,我們轉手把這些問卷塞給了當地的官員。為了吸引投資,官員自己就把問卷搞定了,所以,在這些卷子里面,你當然看不到,有誰會不知好歹地懷疑項目可能會造成的污染。


其實這種境況絕非環保部門一家所遇到的。我曾做過一個檢察改革的調查,許多檢察官向我抱怨,由于檢察機關的經費依靠地方財政負擔,于是司法機關仰人鼻息的事就在所難免。甚至在各級檢察院的人員錄用上,省檢的話語權還比不上該市人事局。


最高人民檢察院提出一個思路,希望效仿海關,將各級檢察機關的經費轉由省級甚至中央財政支付,但這僅是一廂情愿,至今沒有見到有什么實質性的進展。


倘若由于制度設計的漏洞,使得司法獨立都遇到這么多的阻礙,那么,對地方環保機關能否自覺自愿地貫徹中央的意圖,我們當然也有理由抱懷疑態度。[1]


水環境質量評價分級及程序


我國的環境質量評價工作起步較晚,但近幾年來進步很快。特別是國家環??偩钟?993年發布了《環境影響評價技術導則》(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行業標準,1U/T2.1-2.3-93),從技術和方法上對我國環境質量評價進行了系統的規定,環境質量評價工作逐步走上正軌。


Copyright ?2018 山東臨沂盛和環境技術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智順網絡
欧美 日产 国产精选,国产成人18黄网站,亚洲第一狼人天堂久久,久久青青草原精品国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